朱学明(秋波)
江苏/苏州
7427
访问量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常用标签
全部作品
我曾问过我自己,我真得有孝心吗? 我给自己的答案:没有,是在赔罪。
今年九月兄弟们商定由我这个兄长带上阿爸阿妈去北京,我和阿爸住一房间。我住下来后,安顿下行旅,烧了开水,泡上了茶,打开了电视,靠在床头和阿爸聊了起来。
我突然问阿爸:“阿爸,好像好多年没有和你睡在一起了吧”,阿爸想了想说:“是阿,还是你小的时候,你们兄弟三人,你是老大,当时家里穷,三个小孩子住在一起,很挤的。你8岁就让你睡小床了,弟弟们和我们一起睡了。”
听到父亲说到这,我突然回想起那时离开父母分开睡有的嫉妒,真有难舍难离,有时睡到半夜有点害怕,一头钻进父母的被窝里。随着年龄的长大,一个人睡就不怕了,在父母的呵护下,我们一直坚信着父母在就是天在,家在,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在他们面前诉说。
在阿爸阿妈的呵护下,我们从儿童到青年进入成家立业,从读书到工作,从未婚到结婚。有多少个日日夜夜,父母的操心,把我们拉扯大了,我们就像小鸟一样长大后各奔东西。

回想起童年往事,一跨已经和阿爸50年没有一起住过了。半个世纪了,怎么漫长哪?
我拉着阿爸粗糙的手,比比我俩脚,我突然心里发酸、眼一红,眼泪往下直流。阿爸老了,这么多年来阿爸真得老了,深褐的肤色,粗糙的肌肤,失去了年轻时的弹性,像板刷一样……
在这慢长半个世纪的岁月里,他为我们兄弟们操过了多少心?付出了多少力?为我们的成长铺平之路。
今天短短四个夜的陪伴,帮他洗洗衣服,聊聊天,那与父母的养育之恩是无法比,天壤之别,我真有孝心吗?没有,是在赔罪,从我内心深处感到无比惭愧!
阿爸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住宾馆,碰到了很多新鲜事。开房门不用钥匙,拿了房门卡一对门就开了,水龙头是没有开关的,手一伸水就出来了,这次北京之旅,坐了高铁,游览了天安门、古宫,瞻仰毛泽东纪念堂,真是大开眼界。
阿爸现生活在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勤幸村14组吴家港,今年已经84岁,身体健康,在家还能种种蔬菜,也养了几只鸡。除了和母亲吃之外,多余菜还给我们留着,带回家吃,这是阿爸自己种的和养的,没有农药和食物添加剂,这些蔬菜和鸡蛋吃得放心、安全。
父母还一直在关心着我们,真是天下父母心啊!
在我心目中阿爸是我的天,是我的榜样,更是我的港湾!

2017.9.4-8
2017-11-05 14:55
0
0
207
朱学明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纺织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函授学院第四期图片编辑研修班优秀学员。
2010年开始学习摄影,先后在中国摄影报、大众摄影杂志等刊物上发表三十余幅摄影作品,并多次在国内摄影比赛和展览中入选。
摄影作品:【千丝成茧】2014“太湖雪杯.丝韵震泽“全国摄影大展银质收藏、【丝丝入扣】、【雪韵思范桥】、【锦上添花】,入选奖。2014清丽江南,浙江德清全国摄影艺术大展铜质收藏、【采茧】入选奖
2016【蚕丝之乡】——苏州震泽,2010.6.30发表中国专题图库、人民画报专题,名家镜头栏目。
2016【我的父母】发表在中国新闻周刊2016\23期
2016【我的父母】2016年9月19日-25日,入选并参展2016第届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
2016【蚕房纪事】(组图)入围第二届中国纺织摄影艺术展。并在中国纺织经济信息网刊载,2016年10月11日-10月13日在国家会展中心(上海)伴随中国国际纺织面料及辅料博览会、中国国际服装服饰博览会等五大展览一起展出。
2017【姚明故里,震泽诱惑】2017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展示

联系电话:13906252417
联系地址: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镇南路128号

富庶江南的那一场离殇
摄影/朱学明

江南富庶,人尽皆知。然而正如繁华背后有着凄凉,富庶之地也曾经有过贫穷,并由此牵扯出一段半个多世纪的聚散离合悲喜剧。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江南一带连年遭受自然灾害,使生活变得十分艰难,温饱无法得到保障,加上育龄妇女没有计划生育,一般夫妇都要生3-5个小孩,很多家庭无力抚养孩子。为了让嗷嗷待哺的孩子能够活下去,很多父母不得不咬牙送掉亲骨肉,有的甚至送掉2个或者3个儿子。据不完全统计,仅震泽镇在那段时期就送掉了200多个男孩,整个吴江区估计有近千个,江、浙、沪一带更无法统计其数,当时送养规模之庞大,着实罕见。
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苏南地区现在还流传着“小孩不乖,送你去山东”的话,来吓唬小孩。因为当时送掉的孩子,基本都是男孩,大部分送到了山东,也有一小部分送到河南等地。来领养小孩的都只要男孩。归根结底,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当年来领养的山东家庭大都有一个或几个女儿,但父母为了传宗接代,都要来江南一带领养儿子,甚至组团来领养。在领养时有的人留下了地址,刚开始通通信,但大部分家庭在通了几次后,就用“红笔”信拒绝再联络,也有的说小孩子已经不在了,写过去的信就不回了。
现在这些被送养的孩子都已步入中老年,自己也做了父亲,有的已经做了爷爷,慢慢能够理解当时父母的心情,同时送掉孩子的生父母们也已年迈,部分已经过世,双方都渴望能在今生再见上一面。他们都有一种对亲人的思念和对家乡故土的牵挂。于是,寻亲潮出现了,很多人踏上了虽然艰难,却充满温情的寻亲之路……寻找的过程,也是一部社会的悲喜录。世间百态,皆在其中。
为了让大家了解这段历史,警醒大家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善待身边的亲人,我拍摄了这几组“寻根”题材的照片,记录寻亲人生命中的重要时刻。
2017-09-13 14:21
0
1
568
富庶江南的那一场离殇
摄影/朱学明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
2017年5月30日
背景连接
江南富庶,人尽皆知。然而正如繁华背后有着凄凉,富庶的曾经也有过贫穷,并由此牵扯出一段半个多世纪的聚散离合悲喜剧。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江南一带连年遭受自然灾害,使生活变得十分艰难,温饱无法得到保障,加上育龄妇女没有计划生育,一般夫妇都要生3-5个小孩,很多家庭无力抚养孩子。为了让嗷嗷待哺的孩子能够活下去,很多父母不得不咬牙送掉亲骨肉,有的甚至送掉2个或者3个儿子。据不完全统计,仅震泽镇在那段时期就送掉了200多个男孩,整个吴江区估计有近千个,江、浙、沪一带更无法统计其数,当时送养规模之庞大,着实罕见。
当时的小孩子怕被送掉,见到陌生人就会害怕得躲藏起来,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苏南地区现在还流传着“小孩不乖,送你去山东”的话,来吓唬小孩。因为当时送掉的孩子大部分送到了山东,也有一小部分送到河南等地。为什么送掉的基本都是男孩呢?那是因为来领养小孩的都只要男孩。归根结底,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当年来领养的山东家庭大都有一个或几个女儿,但父母为了传宗接代,都要来江南一带领养儿子,甚至组团来领养。在领养时有的人留下了地址,刚开始通通信,但大部分家庭在通了几次后,就用“红笔”信拒绝再联络,也有的说小孩子已经不在了,写过去的信就不回了。
很多寻亲的人在刚知道自己是送养去山东的时候都会心生怨恨,不理解生父母为什么要送掉自己,也有的顾忌养父母的心情,不愿或不敢来寻亲,现在这些孩子都已步入中老年时期,自己也做了父亲,有的已经做了爷爷,慢慢能够理解当时做父母的心情,同时送掉孩子的生父母们也已年迈,部分已经过世,双方都渴望能在今生再见上一面,他们都有一种对亲人的思念和对家乡故土的牵挂。于是,寻亲潮出现了,很多人踏上了虽然艰难,却充满温情的寻亲之路……
而寻找的过程,也是一部社会的悲喜录,寻亲人与被寻人的不同反应,家庭成员间各种错综复杂的思想、情绪变化,由此牵涉到的人伦、道德、经济等方面的纠葛,让人五味杂陈。他们中有的已经认祖归宗,有的尚不知自己的生世,还蒙在鼓里,也有的不想寻和不想认,还有寻到亲人却又闹得不欢而散的,更多的却是还在苦苦寻找的......世间百态,皆在其中。
很多人不知道也不相信,富庶的江南,在半个世纪前,曾有着这样一段有规模的“骨肉分离”之痛,这段尘封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淡忘,却又随着寻亲的高潮而揭开,为了让大家了解这段难以抹去的历史经历,我拍摄了这几组“寻根”题材的照片,记录寻亲人生命中的重要时刻,也纪念过去,警醒大家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善待身边的亲人。
寻根系列二:血缘的牵挂
寻亲人:沈恩宝(女)吴江铜锣人
刘中晓(男) 山东人
寻亲内容:沈恩宝寻找年幼时被送养山东的儿子刘中晓
寻亲关系:母子重逢
寻亲时间:2016.11.5
相认地点:苏州市吴江区桃源镇铜罗仙南村
 2016年11月5日, 家住苏州市吴江区桃源镇铜罗仙南村(6)白铁浜53号沈恩宝与儿子刘中晓,失散了半个世纪今天终于团聚了。
2016年10月13日,“宝贝回家寻子网”寻家工作组志愿者“小河小鱼”(网名)发布的一条山东人青岛男孩寻亲铜罗家人寻亲启示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日下午,我在铜罗医院陆文美的陪同下去吴江桃源铜罗集贤村委会,村主任俞惠芬她积极帮我们一起走村访户,却没有找到线索。就在听取我们无奈的交流时,坐在一旁的村妇联主任张芳芳也在看这条信息,她看后在心里觉得照片上的那个人有酷似她的表哥,但不太确定,当她回家后与母亲确认这一疑问,得到回复:“姨妈家是有一个三哥小时候送到山东的。”
   第二天村妇联主任张芳芳和她的母亲来到了沈恩宝(张芳芳的姨妈)家,沈恩宝拿着相册,看着自己已故的丈夫的照片与寻亲人的照片一对比,她傻了,说真像,肯定是的。
沈恩宝就回忆起50年前送走孩子的经过。原本沈恩宝在铜罗乡卫院当护士的,由于当时她的丈夫家是富农成分,嫁给一个成分不好的丈夫,就丢掉铁饭碗,失去生活费的来源,且她生有三个儿子,房子又少。就在1967年9月的某一天,天下着蒙蒙小雨,村上来了二名山东人要领养小孩,为了让孩子过上好点的生活,沈恩宝的母亲做她的思想工作,叫她把这个小外孙(现名为:刘中晓)送出去,沈恩宝同意后,就抱着8个月大的儿子(刘中晓),撑着雨伞送到乡民政办,当时儿子会坐了,沈恩宝回忆当时给儿子一粒糖,他不知为什么?他会又塞到沈恩宝的嘴巴里,这一塞不知什么滋味?望着远去的背影,沈恩宝忍不住哭着回了家。
当时沈恩宝的丈夫外出不在家,送走儿子的这几天,沈恩宝天天在家哭,她妈妈劝说她:“把孩子送出去,就是给他留一条活路。”后来沈恩宝的心情就慢慢平复了。等她丈夫回来知道儿子已被送人,沈恩宝丈夫很不高兴,也埋怨她们没有等他回来,连儿子的面没见就送走了,他流着眼泪一转身跑到房里痛哭起来。
过后沈恩宝夫妇与山东养父家通了2年的私信,最后沈恩宝收到了对方一封红笔信内容大意为:以后不要来往了,怕小孩子知道生世,长大后怕会跑回来。那时沈恩宝夫妇也理解对方的意思,从此处断绝了私信来往。
2016年10月13号下午,沈恩宝在女儿沈亚梦的陪同下,来到时吴江铜罗卫生医院,由该院陆文美和韩青芝的陪同下采集血样,送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DNA检验。2016年10月29日传来了好消息,苏州母亲沈恩宝与山东儿子刘中晓基因配对成功。
2016年11月5日17:15,从青岛来的飞机在延误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沈亚梦望着东方航班MU5520航班到港信息牌,焦急地等待50年未曾谋面的弟弟—-刘中晓。
出港的人很多,一时看不到,沈亚梦就打电话问“弟弟你在哪里”,已在身后的弟弟迫不及待地喊“我在这里”,这时沈亚梦一个转身怔住了:真像年轻时候的父亲,跟她也非常相像。二人拥抱良久,一旁弟媳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沈亚梦驾车1个多小时从上海虹桥机场到家,早就等在饭店的家人们燃放了花炮,欢迎失散半个世纪的亲人回家,沈恩宝见到儿子刘中晓立刻拥抱了起来,热泪盈眶,开心又激动。相聚中,刘中晓握着母亲沈恩宝的手久久不放,两人着眼泪诉说过去的往事。
据刘中晓介绍,早在2009年9月的一天,他和妻子两人从青岛就曾来到过江南水乡苏州吴江铜罗镇上寻亲,苦于当时没有详细的地址,在铜罗严慕文化广场上徘徊良久,满怀失落,无奈地离开了这个魂牵梦绕的地方。早在前几年,刘中晓也和沈恩宝临村的人寻过亲,而且做了DNA血型检验,但是没有配对成功。
重逢的第二天,刘中晓带着儿子结婚的录像放给家人看,因儿媳妇近几天就要临产,所以儿子和儿媳妇没有过来。当日下午沈恩宝带着全家来到丈夫沈永生坟墓前祭拜。刘中晓被送走时父亲外出不在家,今天相聚恰在墓前,他真得忍不住情绪,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说:年幼就被送走了,我的记忆里对父亲的印象一点都没有了。看着父亲沈永生的遗像久久,刘中晓把父亲的一张相片藏在胸口的口袋里,带回山东家留作纪念。
2017-06-18 02:24
0
1
1463
编后语:通过这次寻亲活动,首先要感谢“秋波摄影”的粉丝们,对一个素不相识的诉求,由于你们的热心肠,积极转发,在26小时内奇迹般的圆梦。也感谢主人公对人间亲情执着,正如他说的那样,“我们是一根血脉上流着同一血源的后代,我一定要找到你们”。我拍摄这组故事,感受了许多、学到了很多。
科技让我们指尖的力量变得更为强大,我们要善于用好这种的力量做更多的好事!
2017-03-24 11:21
0
1
266
[2017.1.29]年初二,与几个摄友到古街上走上一圈,拍拍新年年味。
2017-02-21 09:50
0
0
205
我家的年夜饭
震泽镇勤幸村14组(吴家港3号)
朱学明/摄影

  今年的年夜饭依旧是在父母居住的乡下吃,这是已经成为我们三兄弟每年不约而同的默契了。
  虽然自家做的年夜饭的菜都是一些家常菜,并不高档,但是父母很认真,隔夜就开始杀鸡、打鸭、烧腣子,忙个不停。
  年三十,天气暖和,梅花怒放,蜜蜂伴随花香菜味翩翩起舞,传递着春的信息。
小弟在大门上贴起了金国荣老师送我的春联“张灯结彩迎新春、欢天喜地迎新年”横批“家庭幸福”,增添了节日的气息。
  大人们忙着烧菜煮饭、孩子们忙着玩,今天小波做错了事,受到了妈妈的批评,拍照时脸上总是露不出笑来。小波最喜欢在田埂上烧野火,玩了个下午还不过瘾,带着妹妹玩起了花筒管,过年的幸福时光真是孩子们的天堂。
  送红包是过年少不了的一个节目,太公和太太早就准备了红包。按照我们镇的风俗,长辈发小辈红包要从小孩出生开始到十六岁结束,在我们镇上,十六岁要办成人酒,算是大人了,自然也不要红包了。小辈们想要孝敬老人,也会为老人准备红包。
  今年二弟因孙子感冒,只能一人回来。晚上吃饭时,他通过手机,给妈看玄孙的照片和录像,妈妈开心得合不拢嘴。
  终于开饭了,我夫人和弟弟、弟媳正在烧菜,我们边吃、边品味,孩儿们不时拿出手机,拍了上传微信,年夜饭实时播放。我让我的儿子记录下了我们三个老兄弟和父母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吃好年夜饭后,最开心的事,那就是放花炮了,今年小波长大了,胆子也大了,自己会用打火机了,带着小伙伴们,玩起了小的花炮“好日子”“大地花开”...
年年过年,年年过,一年又一年,一年更比一年好!
                            2017年1月17日
2017-02-05 15:53
0
2
187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末,江南一带遭受自然灾害,生活条件十分艰难,加上当时没有计划生育,一般夫妇都要生3-5个小孩,所以导致家庭无法生存,只能送掉自己的亲人骨肉。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地还流传着“小孩不乖送你去山东”来吓唬小孩的。
  当时山东有一种重男轻女思想,认为男孩才能传宗接代,所以造成大规模来江南一带领养儿子。现在领养去的男孩们都已步入中年,大多安居乐业,开始有一种寻根的思念和牵挂......
黄美娟父母一共生了六个小孩,一个姐姐、两个哥哥、两个弟弟,她排行老四,后来两个哥哥和姐姐相继夭折,由于当年家境困难,最小的弟弟(李淑玉)5个月大的时候就被送到了山东。
黄美娟在志愿者的帮助下,根据母亲压在箱底多年的一张写有弟弟被领养地址的纸条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弟弟——李淑玉。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2016年9月15日,正直中秋节,黄美娟一家终于和弟弟团聚了。李淑玉带着全家开着小车来到梦寐以求的家,圆了48年的梦......
摄影/朱学明。
地点;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金星村
时间:2016.09
2017-01-12 09:31
0
1
1079
作者:朱学明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纺织摄影家协会会员,北京摄影函授学院第四期图片编辑研修班优秀学员。2010年开始学习摄影,先后在中国摄影报、大众摄影杂志等刊物上发表三十余幅摄影作品,并多次在国内摄影比赛和展览中入选。

2017-01-08 13:47
0
2
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