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富庶江南的那一场离殇
摄影/朱学明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
2017年5月30日
背景连接
江南富庶,人尽皆知。然而正如繁华背后有着凄凉,富庶的曾经也有过贫穷,并由此牵扯出一段半个多世纪的聚散离合悲喜剧。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江南一带连年遭受自然灾害,使生活变得十分艰难,温饱无法得到保障,加上育龄妇女没有计划生育,一般夫妇都要生3-5个小孩,很多家庭无力抚养孩子。为了让嗷嗷待哺的孩子能够活下去,很多父母不得不咬牙送掉亲骨肉,有的甚至送掉2个或者3个儿子。据不完全统计,仅震泽镇在那段时期就送掉了200多个男孩,整个吴江区估计有近千个,江、浙、沪一带更无法统计其数,当时送养规模之庞大,着实罕见。
当时的小孩子怕被送掉,见到陌生人就会害怕得躲藏起来,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苏南地区现在还流传着“小孩不乖,送你去山东”的话,来吓唬小孩。因为当时送掉的孩子大部分送到了山东,也有一小部分送到河南等地。为什么送掉的基本都是男孩呢?那是因为来领养小孩的都只要男孩。归根结底,是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当年来领养的山东家庭大都有一个或几个女儿,但父母为了传宗接代,都要来江南一带领养儿子,甚至组团来领养。在领养时有的人留下了地址,刚开始通通信,但大部分家庭在通了几次后,就用“红笔”信拒绝再联络,也有的说小孩子已经不在了,写过去的信就不回了。
很多寻亲的人在刚知道自己是送养去山东的时候都会心生怨恨,不理解生父母为什么要送掉自己,也有的顾忌养父母的心情,不愿或不敢来寻亲,现在这些孩子都已步入中老年时期,自己也做了父亲,有的已经做了爷爷,慢慢能够理解当时做父母的心情,同时送掉孩子的生父母们也已年迈,部分已经过世,双方都渴望能在今生再见上一面,他们都有一种对亲人的思念和对家乡故土的牵挂。于是,寻亲潮出现了,很多人踏上了虽然艰难,却充满温情的寻亲之路……
而寻找的过程,也是一部社会的悲喜录,寻亲人与被寻人的不同反应,家庭成员间各种错综复杂的思想、情绪变化,由此牵涉到的人伦、道德、经济等方面的纠葛,让人五味杂陈。他们中有的已经认祖归宗,有的尚不知自己的生世,还蒙在鼓里,也有的不想寻和不想认,还有寻到亲人却又闹得不欢而散的,更多的却是还在苦苦寻找的......世间百态,皆在其中。
很多人不知道也不相信,富庶的江南,在半个世纪前,曾有着这样一段有规模的“骨肉分离”之痛,这段尘封的历史,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被淡忘,却又随着寻亲的高潮而揭开,为了让大家了解这段难以抹去的历史经历,我拍摄了这几组“寻根”题材的照片,记录寻亲人生命中的重要时刻,也纪念过去,警醒大家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善待身边的亲人。
寻根系列二:血缘的牵挂
寻亲人:沈恩宝(女)吴江铜锣人
刘中晓(男) 山东人
寻亲内容:沈恩宝寻找年幼时被送养山东的儿子刘中晓
寻亲关系:母子重逢
寻亲时间:2016.11.5
相认地点:苏州市吴江区桃源镇铜罗仙南村
 2016年11月5日, 家住苏州市吴江区桃源镇铜罗仙南村(6)白铁浜53号沈恩宝与儿子刘中晓,失散了半个世纪今天终于团聚了。
2016年10月13日,“宝贝回家寻子网”寻家工作组志愿者“小河小鱼”(网名)发布的一条山东人青岛男孩寻亲铜罗家人寻亲启示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日下午,我在铜罗医院陆文美的陪同下去吴江桃源铜罗集贤村委会,村主任俞惠芬她积极帮我们一起走村访户,却没有找到线索。就在听取我们无奈的交流时,坐在一旁的村妇联主任张芳芳也在看这条信息,她看后在心里觉得照片上的那个人有酷似她的表哥,但不太确定,当她回家后与母亲确认这一疑问,得到回复:“姨妈家是有一个三哥小时候送到山东的。”
   第二天村妇联主任张芳芳和她的母亲来到了沈恩宝(张芳芳的姨妈)家,沈恩宝拿着相册,看着自己已故的丈夫的照片与寻亲人的照片一对比,她傻了,说真像,肯定是的。
沈恩宝就回忆起50年前送走孩子的经过。原本沈恩宝在铜罗乡卫院当护士的,由于当时她的丈夫家是富农成分,嫁给一个成分不好的丈夫,就丢掉铁饭碗,失去生活费的来源,且她生有三个儿子,房子又少。就在1967年9月的某一天,天下着蒙蒙小雨,村上来了二名山东人要领养小孩,为了让孩子过上好点的生活,沈恩宝的母亲做她的思想工作,叫她把这个小外孙(现名为:刘中晓)送出去,沈恩宝同意后,就抱着8个月大的儿子(刘中晓),撑着雨伞送到乡民政办,当时儿子会坐了,沈恩宝回忆当时给儿子一粒糖,他不知为什么?他会又塞到沈恩宝的嘴巴里,这一塞不知什么滋味?望着远去的背影,沈恩宝忍不住哭着回了家。
当时沈恩宝的丈夫外出不在家,送走儿子的这几天,沈恩宝天天在家哭,她妈妈劝说她:“把孩子送出去,就是给他留一条活路。”后来沈恩宝的心情就慢慢平复了。等她丈夫回来知道儿子已被送人,沈恩宝丈夫很不高兴,也埋怨她们没有等他回来,连儿子的面没见就送走了,他流着眼泪一转身跑到房里痛哭起来。
过后沈恩宝夫妇与山东养父家通了2年的私信,最后沈恩宝收到了对方一封红笔信内容大意为:以后不要来往了,怕小孩子知道生世,长大后怕会跑回来。那时沈恩宝夫妇也理解对方的意思,从此处断绝了私信来往。
2016年10月13号下午,沈恩宝在女儿沈亚梦的陪同下,来到时吴江铜罗卫生医院,由该院陆文美和韩青芝的陪同下采集血样,送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DNA检验。2016年10月29日传来了好消息,苏州母亲沈恩宝与山东儿子刘中晓基因配对成功。
2016年11月5日17:15,从青岛来的飞机在延误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沈亚梦望着东方航班MU5520航班到港信息牌,焦急地等待50年未曾谋面的弟弟—-刘中晓。
出港的人很多,一时看不到,沈亚梦就打电话问“弟弟你在哪里”,已在身后的弟弟迫不及待地喊“我在这里”,这时沈亚梦一个转身怔住了:真像年轻时候的父亲,跟她也非常相像。二人拥抱良久,一旁弟媳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沈亚梦驾车1个多小时从上海虹桥机场到家,早就等在饭店的家人们燃放了花炮,欢迎失散半个世纪的亲人回家,沈恩宝见到儿子刘中晓立刻拥抱了起来,热泪盈眶,开心又激动。相聚中,刘中晓握着母亲沈恩宝的手久久不放,两人着眼泪诉说过去的往事。
据刘中晓介绍,早在2009年9月的一天,他和妻子两人从青岛就曾来到过江南水乡苏州吴江铜罗镇上寻亲,苦于当时没有详细的地址,在铜罗严慕文化广场上徘徊良久,满怀失落,无奈地离开了这个魂牵梦绕的地方。早在前几年,刘中晓也和沈恩宝临村的人寻过亲,而且做了DNA血型检验,但是没有配对成功。
重逢的第二天,刘中晓带着儿子结婚的录像放给家人看,因儿媳妇近几天就要临产,所以儿子和儿媳妇没有过来。当日下午沈恩宝带着全家来到丈夫沈永生坟墓前祭拜。刘中晓被送走时父亲外出不在家,今天相聚恰在墓前,他真得忍不住情绪,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他说:年幼就被送走了,我的记忆里对父亲的印象一点都没有了。看着父亲沈永生的遗像久久,刘中晓把父亲的一张相片藏在胸口的口袋里,带回山东家留作纪念。
1/10 1、2016年11月5日,虹桥机场出港的人很多,一时看不到,沈亚梦就打电话问“弟弟你在哪里”,已在身后的弟弟迫不及待地喊“我在这里”,这时沈亚梦一个转身怔住了:真像年轻时候的父亲,跟她也非常相像。二人拥抱良久,一旁弟媳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2/10 2、2016年10月13日上午10点,宝贝回家寻子网寻家工作组志愿者小河小鱼的一条山东人青岛男孩寻亲铜罗家人寻亲启示,10月13号下午,在陆文美的陪同下去吴江桃源铜罗集贤村委会,村主任俞惠芬她积极帮我们一起走村访户,却没有找到线索。但就在听取我们无奈的交流时,座在一旁的村妇联主任张芳芳也在看这条信息,她看后在心里觉得照片上的那个人有酷似她的表哥,回家后就问了她的母亲,得到回复:“姨妈家是有一个三哥小时候送到山东的”。
3/10 3、村主任俞惠芬拿着寻人启事,挨家挨户进行走访,这个村也有几个人小孩子送山东的。晚上俞主任以微信给我说找到了很一家相似,但他也不相认,当时很失望。
4/104、2016年10月25日9:00沈亚梦陪着母亲沈恩宝来到时吴江铜罗卫生医院由陆文美和韩青芝的陪同下采集血样,送苏州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做DNA亲子检验。10月29日传来了好消息,苏州母亲沈恩宝与山东儿子刘中晓基因配对成功。
5/10 5、2016年10月23号上午,张芳芳和她的母亲来到了沈恩宝(张芳芳的姨妈)家,沈恩宝拿着相册看着自己已故的丈夫的照片与寻亲人的照片一对比,她傻了,说真像,肯定是的。回忆起50年前送走孩子的经过:原本自己在铜罗乡卫院当护士的,由于当时丈夫家是富农成分,嫁给一个成分不好的丈夫,就丢掉铁饭碗,失去生活费的来源,她生了三个儿子,房子又少。1967年9月的某一天,天下着蒙蒙小雨,村上来了二名山东人(刘中晓的养父的叔叔)要领养小孩,为了让孩子过上好点的生活,她的妈妈做他工作,叫她把这个小外孙送出去,沈恩宝同意后,就抱着8个月大的三儿子,撑着雨伞送到乡民政办,当时儿子会座了,沈恩宝回忆当时给儿子一粒糖,他不知为什么?他会又塞到母亲的嘴巴里,这一塞不知什么滋味?送走了他们,哭着回家,当时而且丈夫外出又不在家,这几天,沈恩宝好伤心,天天在家哭,她妈妈劝说她,送人也是给他一条活路,后来沈恩宝就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等他丈夫回来才知道儿子已被送人,他很不高兴,也埋怨她们没有等他回来,连儿子的面没见就送走了,他流着眼泪一转身跑到房里痛哭起来。
6/106、2016年11月5日.17:15从青岛来的飞机在延误了一个多小时后终于降落在上海虹桥机场,沈亚梦望着东方航班MU5520航班到港信息牌,焦急地等待50年未曾谋面的弟弟—-刘中晓。
7/107、 2016年11月5日,沈恩宝一天都在紧张的等待中。晚19点,失散了半个世纪的儿子刘中晓从山东赶来团聚,二人拥抱顾后。含着眼泪诉说过去的往事。
8/108、沈恩宝领着儿子刘中晓和儿媳王伟萍,告诉他这是当年出生的地方,在这张床上生你的。
9/109、沈恩宝带着全家来到丈夫沈永生坟墓前祭拜。刘中晓被送走时父亲外出不在家,今天相聚恰在墓前,他真的忍不住自己的情绪,流着那激动的泪水,他说从来没有看到父亲的真面容。
10/1010、团圆,全家合影留念。 从左开始:1、沈恩宝二儿子沈亚梦,2、沈恩宝三儿子刘中晓, 3、沈恩宝二儿子沈亚梦妻子沈建芬,4、沈恩宝,5、沈恩宝的女儿沈亚芬,6、沈恩宝三儿子刘中晓的妻子王伟萍,7、沈恩宝的女儿沈亚芬的丈夫,8、沈恩宝大儿子沈亚群,9、沈恩宝大儿子沈亚群的妻子沈利芬。
评论区
最新评论